迷路的星荨

剑三|天刀|undertale|vocaloid
魔道|全职|梦百|橙光
高三集训中 低产舞台coser 懒癌文绘双修

【剑三睡前故事】我们所期待的初心不负,大多都变成了初心不复

苏沐-汀:

1.


故事的开始,在一个yy队的战场。


那时候的我还是一个胸一甩奶四海的云裳秀娘,一身秦风从不换洗,每日为了首胜辗转于挂着恶人谷名号的各个yy队。


那时的组排战场还能遇到散排队伍,胜率还不算太依靠指挥水平,所以世界上从来不缺挂着各种前缀的yy战场,仔细想想,我能在各种各样的yy队中准确挑中那只宛若冒牌的队伍,实在是不容易。


不过队伍冒牌不存在的,小红手不冒牌就好了╮( ̄▽ ̄)╭指挥进去点开配置仔细端详一二,低沉的男音带点不易察觉的喜悦:“稳了!对面八国联军!”


好好的男神音生生说出了二人转的味道。


战场结束首胜到手,过图从来都要过一辈子的我还卡着过图呢就听yy里那个操着男神音说出二人转感觉的指挥大兄弟一声哀嚎:“大哥大姐们你们别急着退啊!诶诶!!别退啊QAQ”


得了这回不来二人转,改林妹妹的freestyle了。


与此同时还有个小姐姐温柔贤淑的开了口:“别嚎了不还剩了一个吗赶快安利啊哇还是个秀姐姐咦这不是刚才飞过来给了我个风袖的小姐姐吗小姐姐你刚才真的帅呆了爱你么么哒要不要来我们帮会无cd神行大轻功跑商每天带战场就首胜一人被打全帮回城一人被埋全帮下线呸呸呸不对绝对一个大旗就过去帮你怼回去哇小姐姐入帮吧别看我们就一个三级小帮可是我们理想比较远大我们可是励志要睡遍浩气萌的帮会入帮吧小姐姐入吧入吧入帮送情缘你不想要情缘我把我自己送你怎么样……”


“不行!”刚才还在哀嚎的指挥大兄弟突然斩钉截铁的开口还特么吓我一跳下一句就原形毕露“媳妇儿你不能不要我了啊QAQ”


我:看戏.jpg


此时的我终于过完了图,团队面板里剩了指挥大兄弟的盾太,一个背着两把闪闪发光的橙武的二少,情侣id的盾萝和喵哥,再然后就是一个秀萝和一个秀姐。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那个肺活量巨强无比的小姐姐说的话,再仔细的看了看团队面板里剩的人,确定了一件事。


卧槽为什么其他人退的那么快还能不能让我愉快的看戏了!!!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地吃了这份有毒的安利。


大约是一个人在这个江湖待的太久了,一直向往一个热闹的地方吧。


2.


这是个只有30来号人的三级小帮,人少,但是热闹啊。


那个一看就是妻奴的指挥大兄弟是盾太,是帮会的管理,他的情缘儿话唠小姐姐是秀萝,也是帮会管理,情侣名的盾萝和喵哥是现实中的室友所以是盾萝大哥并不是盾萝小姐姐。总是在帮会yy里挂着不怎么说话但是一言不合就溜达到小房间唱歌的剑纯是帮里唯一一个没满级还贼嚣张的小哥哥,一个弱受一样的管理加战场指挥是个炮哥,盾太的徒弟,还有平时温婉无比,打起架来比一群dps还凶猛的离经花姐和补天毒萝,一个低调且菜逼的苍爹,能一个人能锤爆我们所有人的头的气纯,和时不时镇压一下帮会群魔乱舞现状虽然通常镇压不住的帮主二少,那个两把大橙武的土豪。


盾太和秀萝成天在日常点秀恩爱,在野外秀恩爱,在战场秀恩爱,让帮里所有单身dps都大呼求个绑定奶,再仔细看了看群里的单身奶最终一致觉得还是拐一个入帮看起来靠谱一点。盾萝大哥常常在yy和所有人吹逼,喵哥则是偶尔开麦一针见血的拆台,炮哥沉迷指挥战场,虽然每次听他的指挥都是集火白云,小剑一刀,落单的点掉。大佬气纯永远在老长安和各式各样的人插旗,当时我真的以为气纯打不死奶于是不信邪试了一把于是被半分钟打出冥泽。我花姐毒萝三个人顶了帮会里奶妈四分之三的天,最爱做的事就是搞事,一起搞事的苍爹总是教诲我们要温柔要贤淑,不然嫁不出去的,而我们三从来原话返还。大多数时候剑纯都在升级,清地图任务做成就,挂在小房间里偷偷练歌,然后一群人悄咪咪的跑去偷听。至于帮主……帮主负责gay天gay地gay空气以及当吉祥物。


那个时候帮会特小,福利特差,但是我们还是过的特开心。


3.


虽然说帮会里这群妖孽通常常年被气纯粑粑吊起来打,但那只是说明了气纯太粑粑并不代表妖孽们太菜,真正菜的明明只有苍爹一个!


【我是不会承认自己菜的死心吧】


帮主摸了摸背后烫金的两把剑,再看了看yy里群魔乱舞的还看起来很犀利的妖孽们,再看了看阵营频道里哭天抢地的夭寿啦龙门有浩气劫镖啦,大手一拍!


走!造福恶人谷去!


yy里顿时安静如鸡。


我/花姐/毒萝:劫镖吗?劫镖吧?劫镖啊!


帮主:诶哟我们祖宗们我们是去反劫镖造福恶人谷啊!


我/花姐/毒萝:哦那算了。


苍爹:还是有碎银啊。


这下不止我们三个奶妈激动了,一群妖孽都激动了:走走走刚好今天没跑商抢碎银抢碎银(๑•̀ㅂ•́)و✧


帮主:桥豆麻袋你们抢的是恶人谷的碎银啊喂!说好的造福恶人谷呢!


除了几个常在yy里干嚎的,帮主又拉了几个刚入帮的新人,说这是帮会的固定活动多参加有利于融入帮会……早就入帮的咸鱼:拉倒吧除了那三个奶天天搞事我们帮哪来的什么固定活动??


帮主:……我不要面子的啊?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乱七八糟的神行了龙门飞沙关。


过图过的心力交瘁的我一边过图一边听着花姐和毒萝在yy里大呼小叫:卧槽浩气怎么这么多人打不过啊走吧!


不行不能走干死那群好妻萌!


恶人的兄弟们惊不惊喜你们的碎银最终又回到了恶人谷的怀中!


我:过完图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撼地就砸我脸上了。


我:苍爹你撼地砸歪了!!!!


苍爹:啊啊?哦对不起啊!


唯恐天下不乱的盾萝大哥:苍爹你怎么能怎么弱!喷回去啊!说砸的就是她啊!


帮主:诶哟喂盾太呢炮哥呢你们来指挥指挥啊??


盾太:这不挺好的吗来我给对面奶标记了!


炮哥:来集火白云!小剑一刀!落单的掉点!丐帮去敦那个剪刀!


妖孽们:我们这儿就没有丐帮!!!!!


炮哥:好吧,那奶毒去断那个剪刀!


毒萝:你还知道我是奶毒的吗!!!我不奶人的吗!!!


一场反劫镖打到最后差点发展成帮会内战也是没谁了,不过全程一边划水一边偷偷甩帝骖一边疯狂抢碎银的我倒是看出了点什么。


比如气纯和花姐之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变得极其熟悉,比如苍爹的目标时不时就会变成毒萝,再比如盾萝和喵哥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要做什么……………………


等等最后那个大概是因为他们太gay了。


总之我看出了很多奸情。


更重要的是,我的小伙伴们都有奸情了而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想想都觉得好难过。


这场反劫镖的战争最终落幕于浩气的大帮会带着一大群人的到来,恶人的大帮会也带着一大群人打回去,我们这十几个人被淹没在一群阵营大佬中间,为了防止被炮灰掉,帮主再次大手一拍。


“撤!”


唯恐天下不乱的盾萝大哥说:不行啊帮主不能这么怂!撤也要撤的有气势好吧!


帮主细细一想甚绝有理:那我们怎么有气势的撤?


喵哥:盾萝提啥意见我都持反对意见谢谢。


盾萝:反对无效!我们不神行主城,我们坐马车走!看得到打不到还能白字bb,一群人一起坐那就是个骑战队啊还顶着同一个帮会名想想是不是都觉得贼气派!


帮主:同意!走!坐马车!


喵哥悲惨的捂住了双眼。


一群人又浩浩荡荡乱七八糟的找了驿夫坐马车,路过战场,只见盾萝头上升起一个气势如虹的文字泡:


大哥大姐别打我们诶我们只是来送外卖的……


跟在后面的人恨不能立刻跳下马车。


喵哥喉咙中发出痛苦的呜咽。


从此帮主再也没有不自量力的组织反劫镖。


4.


然而帮主贼心不死,觉得我们这帮看起来还算犀利的懒骨头一定能搞个大事情,于是决定组织第二次帮会活动。


我/花姐/毒萝:劫镖吗?劫镖吧!劫镖啊!


帮主:走!劫镖!


yy里一片哀嚎:帮主啊你怎么就听了她们三的建议你想想她们三每次搞事哪次不是把和她们一起的dps搞进监狱啊!


毒萝:怎么你有意见?


每次都因为我们三搞事而莫名其妙进监狱苍爹: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监狱战友盾萝大哥:苍爹你怼回去啊!不能丢了我们雁门关的脸好吧!


监狱战友喵哥搂着刚拐来情缘丐姐:盾萝啊你这样还想找绑定奶做梦吧你。


盾萝:说的就跟你找着奶了似的!!


于是我们三只奶妈偷偷的决定放生这个一直试图挑衅奶妈权威的盾萝。


什么你说这样会失去他的盾护盾墙?对不起你仔细数数我们帮啥都缺唯独苍云……并不太缺。


大概是由于上次丢脸丢的实在太惨痛,帮主这次并没有再叫刚入帮的新人,反而是除了我们一群妖孽只带了依旧没有满级的负责给我们望风的剑纯,和他刚收的大师徒弟。


这个大师徒弟,看起来就很年少有为,帮主收他进门的时候,这个小哥哥已经装备毕业并且能够靠自己的指挥实力碾压各个战场,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帮主哪是收了个徒弟啊明明就是收了个大神啊……


一行人空降巴陵油菜花田里,戏蝶赏花等落单的浩气萌萌的小朋友。


落单的小朋友没等到,等到了一大波反劫镖。


大概是帮主选的时间太不凑巧,刚好有那么一个恶人大帮刚来洗劫了一番油菜花地,刚好浩气组织起了反劫镖,又刚好恶人大帮见好就收,刚好……我们就被追着一路赶到了洛道的江津村。


小队频道里我们三个奶妈外加开阵的盾萝正在商量要怎么去安慰安慰受挫的帮主,就听yy里帮主发出了一声濒死的喘息:


“我的妈诶这些天杀的大帮会!!!”


好吧大概人傻脑回路也是不太一样的。


见到帮主并没有因为再一次被吊起来打感到伤心欲绝于是我们一群妖孽又继续活蹦乱跳了。


其中有一个人活蹦乱跳过了头。


你以为是那个还没有满级的剑纯吗!不你错了!是一向安静如鸡谦和守礼的苍爹。


他给毒萝炸了个橙子。


其余人:………………


毒萝回敬了苍爹一个橙子。


【帮会】毒萝/苍爹:从今天起,我的心动情缘是苍爹/毒萝#玫瑰#玫瑰


其余人:………………


我/花姐:卧!槽!


说时迟那时快盾太给秀萝炸了个海誓山盟。


与此同时气纯给花姐炸了个无间长情。


我:……………………


呵!虚假的姐妹情谊!


我仿佛看到了曾经撑起了奶妈四分之三天的我们瞬间只剩下了单身的四分之一。


于是我对着盾萝大哥放了我包里有且仅有的一个烟花。


窜天猴和橙子以及无间长情以及海誓山盟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盾萝:……你是在羞辱我吗?


我:这可是朕唯一的烟花!你居然说我羞辱你!仇杀吧!


喜闻乐见的是,帮会劫镖的结局变成了在洛道鬼村的烟花大会,帮主誓死站在烟花的中间并威胁截图的人必须把他带上不然就踢出帮会。


更喜闻乐见的是,以前一起搞事的奶妈果然只剩了我一个。


呵!这虚假的姐妹情谊!


5.


我以前想啊,单身奶妈只剩了一个,再看看自己,从不换洗的秦风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藏剑山庄的制式双剑泛着温柔的白光,队友需要时总有一个风袖或者王母给队友爱意的奶……


醒醒我是不会有情缘的。


没有了花姐和毒萝,搞事都无趣了许多。


然而迷上了搞事的dps突然变多,我一个奶秀实在是奶不住疯狗一样的盾萝喵哥丐姐和炮哥,最终果断选择放弃搞事另谋乐趣。


于是我养成了下游戏保点卡偷听剑纯唱歌的好习惯。


剑纯:卧槽你怎么又来了?


我:你懂的,没事搞巨无聊。


剑纯:……这就是你天天骚扰我的理由??


我:剑纯你不升级的吗!


剑纯:我慢慢升啊怎么了!


我:反正你慢慢升级我给你放bgm吧!


剑纯:不不不不不用了谢谢


我:别客气!


【bgm:帮主夫人】


剑纯:【看破红尘脸】


偷溜进来的盾萝喵哥炮哥:……所以我们为什么会对秀姐的品味抱有期待……


盾萝:我跟你说啊秀姐,你不如自己唱!这样诚意足一点!


我:……给你们爱意的奶?


四个dps:不不不不不用了。


6.


在我无聊到要冒泡的时候,终于有人比我先无聊的冒泡了。


自然是那个有事没事找刺激的帮主。


这次帮主提了个振奋人心的提议:之前我们考试都是吃了大帮会的亏,这次我们也要让大帮会吃亏!


帮众:帮主你终于决定当毒瘤了吗!!


帮主:……怎么可能!我的意思是!走我们去抢点!要是让我们这个几十号人的三级帮会抢到了点我看那群浩气恶人的大帮会是什么表情!


帮众:帮主请你醒一醒啊!!


虽然事情听起来不太靠谱,大家还是乐的和帮主一起闹着玩……反正无聊嘛╮( ̄▽ ̄)╭


于是几个管理准备着准备着就去折腾物资了,不折腾不知道一折腾吓一跳,这几个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的管理在这种事上还真挺靠谱的,各种计划命令下达地井井有条。


炮哥去开会去了就剩我剑纯盾萝喵哥蹲在剑纯的小房间长蘑菇:我们负责打架?


剑纯:我连架都打不了好吧。


突然出现的花姐:让你不快点升级!


我:咦?花姐你怎么不陪你家气纯了?


花姐【怨妇脸】:被拉去开会了。


我:也就是说只有你家气纯不在的时候才会想起我吗!我要嘤嘤嘤了!!


花姐:嘤吧,我也和你一起嘤,嘤嘤嘤嘤……


我:……是在下输了。


盾萝:秀姐你怎么能怎么容易就认输呢!嘤回去啊!


我:你这是在找仇杀吗??


盾萝:23333我们去带剑纯练级吧23333


剑纯:????


喵哥:55吗?


我/花姐:5!!


剑纯:????


于是喵哥盾萝我花姐叫上了喵哥的丐姐情缘开始了亡命55并强制征用了剑纯的小房间。


震惊!小攻防前一天,立志要下点的某帮会因为主要战斗力x5进行了一场亡命55而散了帮会【并没有】


周二的小攻防,一支20来人的团队偷偷站在了黑龙沼的土地上,在这个浩气恶人都当成是刷分图的地方,这支队伍背着神机雷悄悄潜伏到了戒备森严的凤鸣堡旁。


然后就被神机台给扫回去了。


攻防无非炸塔抢大旗,就凭我们这二十来人是怎么都不可能抢下来的。


但是帮主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呢!怎么可能光做梦呢!


总之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之后我们帮会莫名其妙的就拿下了这个点。


【中间发生了什么其实朕并不知道就朕那个过图一万年的尿性攻防能不掉线?实在是太天真了。】


作为帮会四分之一的奶妈因为掉线缺席了帮会如此重要的时刻,在帮主开会总结庆祝终于圆满完成了一次的帮会活动时,我被帮主摁着脑袋骂了半个小时。


7.


拿下凤鸣堡的那个周二,帮主顶着凤鸣堡主的称号,招摇过市,到处插旗。


直到被看不过去的气纯大佬血虐了一场后帮主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幡然醒悟:诶哟我去我怎么突然死了??


【帮会】帮主:我被帮主残忍的杀害了。


死于称号掉血debuff的帮主从此再也没有插过旗。


帮主在外面招摇过市,而在帮会yy里却疯狂干嚎:卧槽啊怎么办啊我们连壁立死斗都没有周四守个头啊!!


我们大家集体安慰:没事没事没关系的这就叫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于是思来想去帮主决定:你们看反正据点都拿了!不如!玩个pv阵营吧!


一群闲散惯了的搞事精:????帮主你认真的吗……


帮主:当然认真的!招人啊!就我们帮这几十个人等到攻防别不是掉掉到线掉一半啊?想想那个50分没混满就掉线还死活登不上去的秀姐!


我:……………………


下达了招人令的帮主再嚎完之后再次摁着我的脑袋骂了半个小时。


那时帮会大概有了六十来号人,每天稳定在线的到头来也还是那么十几个,于是在莫名其妙拿下凤鸣堡的第二天,我们十几个人的名字轮番在世界频道上滚着,名字后面的内容出奇的一致。


恶人的兄弟们这是一个神奇的三级帮会别看我们级低神行跑商样样俱全还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据点骑狼指日可待!求求你们了入帮吧我们啥都好就是没有壁立死斗周四帮我们守一下点啊兄弟们QAQ入帮就叫帮主给你唱帮主夫人!!


帮主:……我不要面子的啊??


妖蛾子们:你要面子还是收人??


帮主被邪恶的妖蛾子势力残忍的镇压了。


所谓不收不知道一收吓一跳,闲散玩家甚至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多。周四攻防前,帮会人数从几十号人,成功的变成了三位数。


周四,我们顶着对方比我们多的50%的攻击和了50%的防御,艰难的守下了凤鸣堡。


大约是一战成名。


帮会成功转型阵营pvp帮会。


8.


好吧虽然别人觉得我们这个帮会听起来好像很牛的样子没有壁立死斗还守下了据点,实际上是我们的据点并没有遭遇特别猛烈的攻击。


不过这次特地跑去网吧跟了全程的我终于没有再次被摁着骂半个小时。背大旗的是盾太走位犀利操作风骚,秀萝配合默契站位刁钻,大旗团的奶一个比一个犀利,然而平时搞惯了事的我还是不太习惯这种类似阵地战的打法。


燃归燃,我们反而并不太喜欢。


还是几个人一起搞事情比较有趣。


周四守下之后帮主再次整个人都得瑟了起来,还一边得瑟一边催着我们收人,被帮主强权镇压的我们再次乖乖的刷屏世界频道,占领阵营频道,站在转阵营的房间里疯狂拉人。


群里新人越来越多,我们几个妖蛾子也越来越无聊,本来都不沉迷指挥战场的炮哥也为了首胜带着新人一场一场地开,不过就算过了那么久,他的指挥也还是集火白云,小剑一刀,落单的点掉。


大约气纯要冲竞技场的排名,花姐和我们厮混的时间又多了起来,无聊来无聊去,看到群里的新人想打竞技场,脑海中灵光一闪:不如调戏新人玩吧!!


于是我们琢磨着带新人打打22上个五段,一商量觉得可行,于是在群里说了这档子事。


于是我们带的第一个新人,啊也不算新人吧,是那个升级慢过我过图,到现在才刚满级的剑纯。


剑纯:我看你们在我小房间里商量的挺开心的,反正带小号不如带带我?


盾萝领着这只剑纯就去了上官玲面前跪下了:求求你了玲姐让我们上段吧!!


95年代初期的精英赛机制打的人着实难受,没有90年代的每周一千名剑币的任务,段位提升全靠每周那十场的精英赛,确实累到爆炸,也慢到爆炸,所以后来取消精英赛机制增加散排机制的时候突然一群人说上段太快没意思我甚至有点懵,当初嫌上段太慢太累的真的不是同一群人吗……


我和花姐也各带了一个小号去竞技场,喵哥和他的丐姐情缘直接带了个小奶妈去了33,不得不感叹真特么艺高人胆大。


带了几个小号之后,帮主双眼一亮:这样好啊你们说把这写广告上去是不是就有更多人来了我们帮升级也就指日可待了呀!!


刚打完竞技场的我们:帮主请你冷静!!


然后我们就迎来了一堆竞技场想上段的小号。


此时我们特别感谢精英赛机制,反正能在5段卡着也不用担心段位太高最后带不动小号……


过了那段充实的日子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谈竞技场色变。


9.


帮会走上正轨之后,帮主大概也清闲了【虽然我们一直觉得他很闲】,于是他收了第二个徒弟,一只萌萌的歌萝,单修相知的那种。


花姐想了想虽然不太想打竞技场但是这是帮主徒弟还是得给帮主一个面子于是决定打打55,叫上了自家情缘气纯和最近情缘没空上线独守空闺的喵哥以及喵哥的附赠品盾萝,我负责旁听喊666。


大概是气纯爹实在太厉害,小歌萝在yy里抢占了我喊666的位置,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她对气纯粑粑的仰慕之情如滔滔黄河。


花姐游戏里密聊我:我咋觉得我给自己培养了一个情敌??


我:拉倒吧就你情缘那个绕地球三圈半的情感反射弧,能感受到才怪了。


花姐:这和我觉得歌萝是情敌有啥关系??


我:情敌情敌呗,重要的不是你家气纯吗。


气纯的情感反射弧有多长,大约就是竞技场里没有情缘,谁手法好就对谁青眼有加,后来花姐和气纯在一起之后问气纯为啥看上了她,气纯说:你手法挺好。


花姐:死情缘吧。


气纯:……???


那个烟花和求情缘,气纯说是那天看到盾太和毒萝那么快就成了,一着急就直接炸了。花姐说你还会着急?气纯立马回了句那当然不然媳妇儿跑了怎么半。


偷听到的我起了半身鸡皮疙瘩。


其实我那时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帮会大概是变了。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空。用空这个字,是我说不上具体什么地方变了,只能用一种感觉来描述。


yy里我们还是不再挂在剑纯的小房间里,而是挂在交流大厅,听一群或熟悉或陌生的人聊天吹逼,而我们自己开口的时间越来越短听着的时间越来越多。或是带新人打竞技场,以前我们的亡命55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甩锅互损666,现在似乎说的最多的三句话是:没事没事,没关系的,我的锅。只是为了不要打击新人的信心。也再也没有搞过事,每当超过5个同帮会的人降落在野外被人看到时,不出三分钟就会有一堆浩气来围追堵截,想搞事都没法搞。


10.


帮会第一次动荡被很快平息了下来。


或者说,注意到这场动荡的人都不多。


盾太和秀萝退帮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盾太和秀萝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少,少到有新人在他们两出现的时候问这是谁。


甚至,连我也是某天惊觉,盾太和秀萝怎么不见了。


剑纯说:前天半夜退帮了。


我:发生了什么?


剑纯:理念不合吧。


比起交流大厅,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待在剑纯的小房间一起聊天吹牛讲八卦。


刚好没带战场的炮哥给我们讲了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帮主和盾太原本是浩气一个大帮会的管理和大旗手,后来帮主不想干了,就撺掇着同样不想干了的盾太一起转了恶人谷,带了个小帮会,打算休闲养老搞事落跑。可是事实是,帮主骨子里还是不甘寂寞想要继续当个大帮老大的。可是盾太,是真的只想养老休闲。当发现事实与理想背道而驰的时候,盾太和帮主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矛盾。最后盾太做出了和当初一样的选择,选择了离开。


炮哥说,盾太曾来问他要不要一起走。


炮哥选择了留下。


我无话可说。


从什么时候开始和盾太秀萝的联系越来越少的呢?


11.


为了填补管理的空缺帮主又新提拔了三个新管理,气纯粑粑算,大师徒弟,还有一个并不熟悉的田螺炮姐。


只是这也没有办法改变我们丢了凤鸣堡的事实。


12.


我实在是不喜欢pv阵营。


过的太累,太忙,一点都找不到最初的开心。


我们几个开始不再往交流大厅里挂,而是继续挂在剑纯的小房间。炮哥也不指挥战场了,因为大师和炮姐的战场胜率比他的战场高的多。盾萝和喵哥好像又开始互相gay了起来,喵哥的丐姐情缘缘三次大概过的很不错,很久没有再上过线。气纯大佬负责固定时间的野外团,花姐和歌萝跟在他后面抢着治疗量。


盾太和秀萝走了,每天秀恩爱的变成了毒萝和苍爹,自从他俩在一起了,和我们一起厮混的时间就少了很多。


我们是真的不想再带小号打竞技场了。


当爱好变成一种任务,所有的兴趣都会极速消退。


13.


很长一段时间,枯燥无味。


周一要早起点天工树,下午准备大跑商,跑商完毕后举行帮会会议,晚上去截浩气的的大跑商。


周二物资要快点打包收拾好,晚上大攻防提前进图防止占坑,时间合适要拉大旗,虽然做好空降的准备。


周三下午组织劫镖扫图,以及通知大家晚上的世界boss是在哪个地图,提前统战待命拉大旗。


周四准备小攻防。


周五黑戈壁扫图,准备世界boss。


周六两场大攻防,准备中午场,晚场时间去南屏山组团扫图做日常。


周天两场大攻防都要参加,誓死捍卫老王,昆仑的扫图放到攻防结束之后。


帮会里的人越来越多,觉得疲惫不堪的我们选择了缺席,作为曾经全部主要战力的我们,现在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而已。


帮会里的人越来越多,帮会也终于成了一个七级大帮,我们也再也没有带过小号jjc。


我们于这个帮会再不是不可或缺。


反之亦然。


14.


所有矛盾的爆发来源于积怨已久。


歌萝向气纯表白被拒,小姑娘把矛头怒指花姐,花姐冷笑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歌萝下单买花姐人头,气纯主城开歌萝仇杀。


恩怨情仇,如此精彩。


我们几个咸鱼自然站在花姐这边,毕竟这事儿从头到尾,都特么是歌萝戏精。


当然这只是我们的看法。


歌萝只需要帮主不这么觉得就够了。


帮主选择了歌萝。


后来我也当上了一个大帮帮主的徒弟,我问师父,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一边是自己徒弟一边是帮会元老和管理。


师父回答的很快:没得选,肯定管理。


可是帮主选择了徒弟。


yy里剑拔弩张。


帮主说:花姐你给歌萝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都是一个帮的相处那么久,也别闹得这么难看。


极少开麦的气纯抢过了易燃易爆的花姐的话头:这事错不在花姐,你徒弟是我仇杀的,我道歉。


歌萝:明明就是花姐让你杀的,你为什么什么事都替她担?我就想让花姐道个歉都不行吗?


我们想开麦,被花姐在游戏里制止了。


团队里花姐的血量突然空了一截,我们刚想问她是不是被打了,花间旁边的心法图标突然换了个颜色。


花间的颜色。


yy里花姐冷静的开麦:帮主,你徒弟想挖我墙角,挖不过去还要我道歉,这是个什么道理?


帮主没接这话,反而说:你就给小姑娘道个歉吧,反正也没挖过去嘛不是。


花姐都被气笑了:帮主你这逻辑太厉害了,我消受不起。


下一秒花姐退了yy退了帮会,对歌萝开了仇杀。


气纯也退了yy退了帮会,对帮主开了仇杀。


花姐在团队里给我们告诉我们:帮会和以前不一样啦,你们好好玩吧,有机会再一起搞事情呀!


花姐也退了团队。


我觉得花姐说的太特么对了。


帮会和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于是我在团队说:他们没奶,我去给他们当奶。


我也退了团队,点了花姐组队。


队长是气纯,所以花姐见我进队的时候特惊讶:秀姐你来干啥!


我说:你们没奶,我觉得我挺合适的。


气纯:就是菜了点。


我:友尽吧!!


花姐感动的给飞到她身边的我刷了个清新。


我想我大概在这个帮会也要待不下去了。


15.


帮了花姐气纯的我被帮主提去单独训了一番话。


中心思想大概就质问是我为什么要帮那两个白眼狼。


我想反驳,最后什么也没说,让帮主继续摁着我骂了半个小时。


骂我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当初拿下凤鸣堡的我们,人不多,莫名其妙拿了个据点帮主记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这样还能摁着攻防掉线的我的头骂上半个小时。


那个时候过的真特么开心。


现在过的真特么憋屈。


被训完话的我照例跑到剑纯小房间,今天人莫名其妙的多,剑纯,我,炮哥,盾萝,喵哥。


盾萝平时唯恐天下不乱,在这种时刻还是不会太过分的,于是他温柔的问我:被帮主训完了?


我被他温柔的腔调吓了个半死,战战兢兢的问他:盾萝你咋了是不是忘吃药了……


盾萝:我去尼玛的!


炮哥说:好了好了别闹了,秀姐,我们仔细琢磨了一下花姐这个事,大概是觉得,帮主要动我们了。


不得不说,很多时候的我都天真的可怕,或者说我始终不愿意相信现实。我笑:怎么动我们?哇我们只是咸鱼了一点不会真的要把我们烤来吃了吧。


好吧笑话太冷并没有人笑。


炮哥说:秀姐,我们对这个帮的作用已经只剩负面的了,你没发现吗?


我当然发现了。


我们已经很久没参加过攻防,但还是在qq群里水的天昏地暗,甚至错过新人的偶尔冒泡。我们已经很久没带过小号竞技场,但是总有小号因为没有人带竞技场退帮。


大概有很多新人都觉得,没有办法融入这个帮会吧。


罪魁祸首,是我们。


我们有没有这么觉得不重要,帮主这么觉得就够了。


炮哥说,帮主刚才来找他了,说希望我们自行退帮。


对于我帮花姐打他徒弟的这件事,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我说:要说这锅也只是我一个人的锅,凭什么要所有人一起背?


喵哥笑了笑:我们也觉得,我们该走了。


盾萝也笑了笑:对啊秀姐,事已至此你未必还留恋这个地方?


我当然留恋。不过我留恋的是最初的这个地方,只有三十多个人,特小,福利特差,过的特开心的这个地方。


炮哥说:我师父走的时候我没走,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特对不起师父,现在我不能再对不起你们。


我眼睛有点红,想了想,我还是问了:那毒萝和苍爹呢?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安静了。


我懂了。


他们一定是,选择了留下。


盾萝再次开口:诶呀诶呀,剑纯啊以后就不能来你房间听歌开会了,你要记得我们啊。


剑纯闷闷的开口:你们为什么觉得我不走?


剑纯的存在感一直很低,但是我们都喜欢往他身边凑,我一直以为他大概烦透了天天催他升级霸占他小房间的我们,然而在帮会面前他选择了我们。


感动的想哭。


16.


于是我们灰溜溜的离开了帮会如同丧家之犬。


这一次我们还有花姐气纯自己建了个小帮会,30神行走路跑商,哪有以前无cd神行大轻功跑商的威风。


只是对我说这句广告的秀萝此时已经和盾太转服逍遥去了。


日子照样过的很开心,除了偶尔觉得心里有点空空的,再也没有半点不自在。


我们又开始了一起浪野外调戏浩气盟被大帮会追着跑的日子。


只是这次的这个大帮会比较特殊。


追着我们到处跑的大帮会,就是我们才退出的那个。


帮主的大师徒弟带着他的歌萝师妹和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开了我们这个一级小帮五个小时的帮战。


毒萝密我们,这不是帮主的意思,帮主出差了这是大师自己的意思想给自己的师妹出气。


原来在大师眼里,我们这群并肩战斗了那么久的同僚,也比不上这个三观扭曲的师妹。


帮主出差了一周,我们和大师也打了一周。


我们人少灵活技术好,人海战术拼不过我们就野外打落单。


炮哥的指挥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还是只有一句集火白云,小剑一刀,落单的点掉。


我们把最后一句执行地无可挑剔。


帮主回来的时候,我们和帮会的矛盾大概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然而那么打一个帮会,却被我们几个人骚扰的不胜其烦。


我们几人常年挂在悬赏榜上,同时也是监狱常客。


自从那次切了花间之后,花姐再也没切回过离经。于是当年的四个奶妈最后果然还是只剩了我一个。每个人头上都是杀气,唯独我杀气永远是0。


帮主回来之后,大概是看着群里闹腾的厉害,半点大师歌萝的错都没有追究,找上了当初帮我们拿下了凤鸣堡的那个大帮。


听到帮主找了外援来打我们的时候,我在yy感叹:帮主真的是半分旧情也没有顾念啊。


炮哥沉默了一下:没找毒瘤帮下单,已经很好了。


我无话可说。


17.


最后我们还是胜不过两个大帮会的围剿。我们被打的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主要是恰好期末,我们几个大学党再不突击就要挂科了。


再说,毕竟我们只有7个人,还特么只有一个奶,对面光30个奶就能打的我们几个生活不能自理。


朕的假胸都要掉了。


我也是在那段与大家一起当三对半亡命鸳鸯的时候真正成为了能独当一面的团战型奶妈。


要是还在帮会的话,帮主一定会很开心吧。至少我不用再被帮主摁着脑袋骂了。


想这些有p用。


18.


感觉有点写不下去了。


故事的开头太过美好,以至于我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结尾。


19.


在上线的时候,我们和帮会就再无瓜葛了。不再是曾经守护的对象,也不再是后来敌对的对象。


所有缘分是真真切切的到此为止了。


后来我们也不再强求留在同一个帮会,,各自去了不同的地方,继续我们的剑三路,但我们还是在小群里吹逼,分分钟吹个99+,偶尔约一场亡命55,甩锅吹逼666。


再后来,盾萝和喵哥工作了,白天时间再也没出现过,忙起来的时候日常都是扔给我们做。


气纯和花姐最后还是死情缘了,花姐退了群转了服,我们劝了好久好久才重新加群,但最终留在了那个服,再也没回来。


气纯是我们之中第一个彻底A掉游戏的,那个仙风道骨的道长,最终变成了别人手下的角色。


炮哥再也没有开过战场反而开始玩起了pve,赚金卖金过的风生水起。


剑纯沉迷做成就,并嘲讽我们装分高只能吹一赛季,资历高才是吹无数个赛季的王道。


而我,拜了师父,重新进了一个pv阵营的大帮会,只是这次,我告诉师父我单修冰心。


再也没有奶过任何一个大旗。


也再也没有对帮会用过半分心。


20.


后来关于帮会的消息再入我们视线时,当初的小帮会已经变成有三个满员分会战斗力强悍的大帮会了。


这次的消息是,帮主卖点,歌萝踢爆,大师闹分裂。


彼时的大师已经是二会帮主,歌萝也是一会管理,师徒分家,吃相难看。


当我把师父发给我的截图发到群里时,原本热闹的群里顿时安静了。


最后剑纯受不了这个沉默的气氛开了口:喂喂喂我当初舍命陪君子了你别一心软就回去了啊。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你想啥呢,我就想给你们看看帮主大师歌萝的戏有多精彩。


帮主被大师如愿的踢出了统战,大师歌萝也因为整个事情的披露而落得身名狼籍。最终白白让浩气盟看了笑话。


贴吧里吵的不可开交,一方谴责帮主卖点,另一方谴责徒弟吃相难看。我披着马甲问现身贴吧的帮主:帮会转型你后悔过吗?引狼入室你后悔过吗?把那几个最初建帮一直跟你一起的那些人赶走的时候你后悔过吗?


帮主说:前两个不后悔,最后一个,虽然后悔过但是如果是现在的我大概还是会那么做吧。


原来只是后悔过啊。


那你为什么要偷偷密聊我们,让我们回来呢?


这是我想问没有问出口的。


他密聊了炮哥想让他回去继续当管理,密聊了剑纯盾萝喵哥说帮会需要他们,也密聊了我说大旗团的奶妈需要你的指导。


大约只有帮会真正缺人的时候才会想起我们吧。


我们的确咸鱼,但是我们曾经的确深爱这个帮会。


但是缘分终究是尽了。


我们都没有回去。


21.


帮主宣告再不参加阵营,从今往后帮会转型养老帮的时候我们正在给剑纯刷夜话白鹭。


大师重新组建帮会和帮主打起来的时候我们正在给剑纯刷夜话白鹭。


帮主再次聚集了大批人马参加攻防时我们一边笑说帮主还是想当个大帮帮主一边给剑纯刷夜话白鹭。


帮主重新占领了凤鸣堡据点时我们唏嘘了几句继续给剑纯刷夜话白鹭。


后来便再也没有听过帮主和帮会的任何消息了。


而我们还是每周都帮剑纯刷夜话白鹭。


22.


很多人都希望初心不负,大多数时候结局都是初心不复。


时光荏苒,最初一起笑闹的十来个人最终还留在这个江湖的只剩下了几个。


隔壁服的花姐,誓死刷出夜话的剑纯,除了打本从不上线的炮哥,在群里吹逼时间远大于上游戏的时间的盾萝,从周一忙到周六一周出现一次的喵哥。


和除了气纯以外,另一个A掉剑三的人,我。


23.


剑三这个游戏,不光是生死不离的结局就是江湖不见。我和妖孽们的好感都不超过100,一群懒骨头从来不刷,但是最后的结局还是一样,江湖不见。


剑三本来就是这样。


江湖阔大,终难释怀。


24.


偶尔想起来几年剑三路,唯独与帮会的相遇最是记忆深刻。


只是……


人来人往,江湖不见。



评论

热度(40)

  1. 迷路的星荨秋寒汀 转载了此文字
  2. 肆珩_穆秋寒汀 转载了此文字